八零中文网 > 爱虽迷路,你是归途 > 第29章 谁来放过他

第29章 谁来放过他

八零中文网 www.80zw.cc,最快更新爱虽迷路,你是归途最新章节!

    “先生,我们的人抓住祖安娜了,人现在在海城市。是不是把她押回Z国处置?”云翼禀报。

    “不!你立刻安排飞机去H国海城市,我亲自过去处理。还有,”祁连爵眯了眯眸,“祖家的网可以收了,你留下负责这件事。”

    “皇室那边要是力保祖家呢?”云翼问。

    祁连爵冷笑起来,“那就让他们保。我倒要看看,他们肯从国库里拿出多少来保住祖家。”

    一个小时后,祁连家的私人飞机从Z国首都国际机场起飞,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后,终于抵达海城市。

    踏上海城市土地的那一刻,祁连爵在心中默念:温暖,我来了!

    VIP病房里,沈辰正在跟温暖一起回忆小时候的事——那些开心快乐的童年时光,有他,有她,还有许多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温暖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

    突然,门打开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的,沈辰不认识。

    但看见云燕毕恭毕敬地站在这个面容俊朗,气势强大的男人身后,沈辰一下子就醒悟过来。

    他就是那个伤害了温暖的男人!

    沈辰起身拦住祁连爵,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和敌对的意味。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她。”祁连爵没看沈辰,事实上是从踏进这间病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锁定了那个小女人的身影。

    小女人穿着宽大的病号服坐在床上,小脸苍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看向他的眼神里带了一些茫然无措。

    他心疼她,想要拥她入怀,却被沈辰拦住了去路。

    “她是我的女人。”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祁连爵的亲口承认还是给了沈辰不小的打击。他的眸子瞬间黯淡下去,但仍然没有让开的意思。

    “当你抛弃她时,她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位先生,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影响暖暖休息!”

    “我没有抛弃她。她是我的女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祁连爵说。

    从表面上看,当初确实是他赶温暖走,但那只是权宜之计,目的是让那些人不再视她为祖安娜嫁入祁连家的绊脚石。

    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庄园里有奸细。

    第一次是栽赃,下一次说不定就是直接人身伤害了。毕竟奸细想要趁他不在的时候,制造出意外事故伤害温暖,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让云翼亲自开车送温暖去机场,又派云燕乘坐同一班机一起飞H国,暗中保护温暖的安全。

    这些事,他完全没必要跟沈辰这个外人解释。

    “如果真是这样,你就不会派另一个女人来伤害暖暖了。一个连自己亲生骨肉都能残忍抛弃的人,不配做暖暖的男人。”

    “你说什么?”祁连爵拧起眉,终于把视线转向了沈辰。

    “我是说,你派了一个跟暖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打掉自己的孩子!”愤怒之下,沈辰的声音拔高了几分。

    那间商场是沈氏集团名下的,他看过商场监控录像,亲眼看见温暖走进洗手间之后,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带着两名保镖跟了进去。再后来,云燕撞门进去后,那个女人很快就出来了,出门的时候做了一个戴墨镜的动作。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将画面定格后,沈辰还是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样貌。

    如果没有继续往下看,他差一点以为这个女人是温暖乔装的。

    大约是听见沈辰提到孩子两个字,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床上的温暖突然开口了。

    “孩子没了。”

    她一开口,其余三人一起朝她看了过去。

    温暖恍然不觉自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轻轻浅浅地笑了笑,像是对人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一个不被自己父亲接纳的孩子,怎么有资格来到这个世界上呢?没了就没了吧。”

    祁连爵震惊地看着温暖,终于明白为什么沈辰口口声声指责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温暖,我从未说过一句不要那个孩子的话!”

    温暖朝他看来,四目相对的一瞬,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身体。

    这个举动被沈辰看在眼里,俨然是害怕的表现。

    暖暖在害怕这个男人!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再刺激暖暖!请你马上离开!你要是再不肯离开,我就叫保安了。”

    “云燕!”祁连爵往后退开一步。

    云燕立刻上前,插入两人中间,将沈辰推搡到了墙边,开辟出一条通向温暖的通道。

    没想到这个女人力气这么大,一时大意的沈辰反应过来时,祁连爵已经到了床边。

    “温暖,”祁连爵在床边坐下,伸出右手,“跟我回家。”

    “暖暖不要跟他走……哎,你放开我……暖暖,不要相信他……”沈辰被云燕强行拉了出去。

    “把手给我,我带你回家。”祁连爵又说。

    温暖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又低头看看他的手,又再轻浅地笑了:“先生,孩子没了。”

    祁连爵艰难地嗯了一声。孩子在母亲腹中夭折了,他也很难过,但现在他更担心温暖的健康。

    “先生应该放心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温暖含笑说。

    错愕了两秒,祁连爵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是孩子没了,他可以放心了。

    她并不相信他的解释,仍然认为是他让祖安娜伤害她,害死了孩子。

    他正要解释,又听见温暖声音轻柔地说:“先生,我已经还了一个孩子给你了,你放过我吧。”

    放过她?

    那谁来放过他?

    那颗早已被她偷走的心,要如何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