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中文网 > 爱虽迷路,你是归途 > 第35章 避他如洪水猛兽

第35章 避他如洪水猛兽

八零中文网 www.80zw.cc,最快更新爱虽迷路,你是归途最新章节!

    同一时刻,楼上房间里,温暖安静地坐在床边,梁妈站在一旁,沈彻则一脸烦躁来回踱着步。

    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温暖,“暖暖,我带你逃吧。”

    闻言,温暖迷茫地抬起眸,与他对视。

    梁妈率先反应过来,惊讶地问:“少爷,你要带温暖小姐私奔啊?”

    这本不是沈辰的原意,他要带温暖走,是不想温暖跟祁连爵住在一起。

    可是梁妈的话让他心中一动,直觉私奔或许是个更好的主意。

    “暖暖,不如我们……”

    “辰哥哥,抱歉!”温暖打断他,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我很累,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

    “……好。”

    沈辰难掩眸中的失望之色,明知道她在逃避,可又不舍得说一句重话去埋怨,反而怪自己做的不够好。

    当初温暖要出国游玩时,他就应该想尽办法阻止她,阻止不了就陪她一起去。

    那样,她就不会遇到祁连爵了。

    她也还是以前那个快乐的暖暖,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暖暖。

    听见关门的声音,躺在床上的温暖猛地睁开了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心里有些难过。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没有办法回头。

    以前是因为自卑,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不敢肖想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少爷。

    后来是因为爱上了祁连爵。她的心很小,无法同时装下两个男人。

    ……

    有什么东西在脸上轻轻移动,痒痒的,有些难受。

    被惊扰了睡梦的温暖微皱了一下眉,迷糊中也懒得睁眼,抬起手轻轻挥了一下。

    扑了一个空,什么也没有碰到,脸上的痒意也随即消失了。

    她安心了,轻抿了一下唇,继续睡觉。

    这个无意识的举动,成功吸引了坐在床边的男人的注意力。

    他有多久没有亲吻那甜美的唇了?有两个多月了吧!

    心中的渴望一旦升起,就再也压制不住。

    尤其是,少女安静地躺着,少了清醒时对他的排斥和抗拒,仿佛正在等着被王子唤醒的睡美人。

    这让他不再犹豫,遵循着自己最真实的心意,缓缓低下头,吻上少女柔软的唇。

    担心吵醒她,最初只是四片唇瓣轻轻相贴在一起。

    可是,很快他就不再满足于浅尝,渐渐加深了这个吻。

    温暖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猛地睁开了眼。

    刚醒来,她的神志还有些迷糊不清,但也意识到了她正被一个男人轻薄着。

    双手抵着男人的胸膛用力推,推不动。

    急切之下,她发狠咬下去。

    男人闷哼出声,退了出去。

    修长的手指拭了一下被咬破的嘴角,看见指尖上的血,他的黑眸沉了沉。

    温暖飞快地坐起来,缩到床头,手紧紧攥着被子,拉高到脖子位置,警惕地盯着坐在床边的男人。

    认出祁连爵的瞬间,她彻底清醒了,眼里充斥着害怕、排斥、抗拒等许多复杂的情绪。

    祁连爵的心猛地抽了一下。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竟然避他如洪水猛兽,让他情何以堪?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突然站起来,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淡漠,“醒了就下楼吧,梁妈煲了滋补的汤水。”

    不见床上的人有所动作,他催促起来,“还不快点,冷了就不好喝了。”

    “我不想喝。”温暖重新躺下了,将床上的薄被一卷,转过身去。

    身后的男人不愉地眯了一下眸,上前一步,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大步往外走。

    啊!身体突然的悬空,让温暖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双手用尽全力推向他的胸膛,同时身体往相反的方向一扭。

    她如愿挣脱了他,重重跌到地上。

    幸好地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否则这么一摔,今天刚出院的她恐怕要立刻回到医院去了。

    但从那么高的地上摔下来,该有的疼痛是免不了的。

    瞧见她疼得皱成一团的小脸,祁连爵倏地沉下俊脸,黑眸里升腾起两团怒火。他蹲了下去,用两根手指将她的下巴抬高。

    “如果是为了沈辰跟我闹别扭,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我劝你最好立刻放弃这个举动,别逼我用雷霆手段对付他和沈家。”

    雷霆手段?!

    温暖一惊,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脱口问道:“难道,沈氏这次危机跟你有关?”

    “嗯,一个小惩罢了,谁让沈辰觊觎我的女人。”

    他说得轻描淡写,温暖却听的心头一跳。

    一个小惩已经让整个沈氏焦头烂额,如果是他口中的雷霆手段,那沈氏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不可以因为她的任性,让祁连爵迁怒于辰哥哥。

    “这不关辰哥哥的事,我只是暂时没胃口。我迟一点喝,可以吗?”

    一想到她的示弱和顺从是为了保护沈辰,祁连爵心里十分不爽,硬下心肠拒绝:“不可以!如果不想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云翼,用更厉害的手段对付沈氏,你就立刻下楼去,把汤喝了。”

    一分钟后,温暖坐在了一楼餐厅里,机械地喝着汤。鸡汤很香,她食不知味。

    祁连爵坐在桌子对面,全程监督温暖喝汤,亲眼看着她把一大碗汤喝完,脸上的阴沉才散去了。

    “先生,我喝完了。”

    温暖站起来,往餐厅外走,准备上楼回房间,却在经过他的身边时,被抓住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