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中文网 > 爱虽迷路,你是归途 > 第40章 把凶手交给我

第40章 把凶手交给我

八零中文网 www.80zw.cc,最快更新爱虽迷路,你是归途最新章节!

    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祁连爵没有理会,但对方很执着,铃声一直响着,大有他不接电话就誓不罢休的意思。

    可一旦他接起电话,可以预料到,小女人就会趁机逃走。

    他将温暖推倒在床上,解下皮带,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然后缓缓低下头。

    “你要干什么?”他又要强迫她吗?

    温暖睁大了眸,怒视着他。相比于惧怕,更多的是气愤。

    可他只是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便起身离开了。

    他接通电话,一边走向落地窗,一边沉稳地说:“陛下亲自打来电话,我深感荣幸!不知道陛下找我有何要事?”

    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低沉声音带着上位者的威严:“爵,我以Z国皇帝的名义,要求你看在Z国皇室与祁连家有着深厚友谊的份上,立刻收手,不要赶尽杀绝。”

    祁连爵抿了抿唇,再开口时,声音多了几分冷意:“如果友谊真的深厚,皇太子就不会处心积虑设下圈套,阴谋夺取整个祁连家了。还有陛下,您私心包庇皇太子和祖家,就不怕寒了祁连家和韩家的心吗?”

    “韩家?这么说,那个叫温暖的女人果真是韩家的遗孤了。可你当真要为了一个孤女,不惜与Z国皇室为敌吗?”

    他冷笑一声,“温暖是韩家遗孤没错,但她同时也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当然要护着她。谁要对付她,谁就是我的敌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正站在落地窗前,面向着窗外。

    身后大床上,温暖停止了试图挣脱皮带的动作,诧异地看向他。

    她是韩家的遗孤?

    哪个韩家?

    “你不要忘记了,祁连家的产业能发展壮大到今天的规模,离不开皇室的支持。如果皇室不再支持祁连家……”

    祁连爵打断他,不卑不亢地说:“陛下可曾听过一个成语,叫做叶落归根?祁连家离开故土几代人,历经两百多年,眼下正有重返故土的打算。”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

    祁连家自几代前在Z国落地生根后,经过几代人的不断努力,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并且掌握了Z国的经济命脉。

    一旦祁连家回归H国,将资金和产业全部撤走,Z国的经济必将遭受沉重打击,十年甚至几十年都无法翻身。

    后果不堪设想!

    思忖了片刻之后,Z国皇帝才又说:“爵,只要你愿意跟皇室重建友谊,Z国将不再有祖家。这样的结果,你应该满意吧?”

    这个承诺等于昭示了祖家的陨落。

    可惜祁连爵并不满足于此,他微勾起唇角,一脸冷然:“事实上,我对皇太子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更感兴趣。”

    “他可是我的儿子,Z国皇位的继承人,你不要得寸进尺!”Z国皇帝努力克制着怒火。

    如果对方不是那个剁一下脚,Z国的土地都要震三下的祁连家主,他根本不会主动打这个电话,与之商讨此事的解决办法。

    祁连爵不为所动,反问:“那我的儿子呢,难道他不是祁连家的继承人?皇太子指使祖安娜伤害我的女人,害死我的儿子,还嫁祸于我。我追究,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指使祖安娜的人是祖希安。”

    那头突然传来另一个男人的辩解声,比皇帝的声音年轻,少了那份久居帝位的威严,多了几分浮躁之气。

    他站在皇帝的身边,并且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传过来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模糊,但是祁连爵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是谁。

    “既然皇太子也在,陛下让他接电话,亲自跟我对质吧。”

    祁连爵将手机从耳边拿开,打开免提,然后将它放在落地窗边的桌子上,空出手来解开两颗上衣纽扣,呼出一口浊气。

    一直以来,皇太子都躲在幕后。这是两人第一次直接交锋,虽然是通过电话的方式。

    “祁连爵!”对方咬牙切齿地喊出他的名字,很有些气急败坏。

    “皇太子。”相比之下,祁连爵冷静得可怕。

    云翼是个很好的执行者,将他来H国之前做出的部署全盘落实到位。

    对祖家的打击很有效,整个祖家现在已经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最初,皇太子可能是想救祖家的,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他非但救不了祖家,还会引火烧身。

    他要丢车保帅,可是掌控全局的人变成了祁连爵,根本不给他脱身的机会。

    如果说,最初祁连爵的目的是要通过打击祖家,给皇太子一个严重警告,但当调查日渐深入,发现当年韩氏夫妇的车祸不简单之后,祁连爵就没打算收手了。

    是为了告慰英年早逝的韩氏夫妇,更是为了给温暖一个真相,以及平安喜乐的下半生。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

    “先把当年制造韩氏夫妇车祸的凶手交给我。”

    “……没有什么凶手,当年警方勘查现场后做出结论,那场车祸是意外。”

    祁连爵轻哼一声,“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会乱说?”

    那头沉默了片刻,才又说:“你让云翼立刻停止一切打击行动,我会命令警方重新调查当年的车祸。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车祸是人为的,我会将凶手交给你。”

    “不需要重启案子,你只需要把这几个人交给我。”祁连爵接着说出了几个名字,“还有,请皇太子把你拿走的韩家产业归还给韩家后人,也就是温暖。”

    好像有一枚原子弹在耳边炸响,皇太子怔愣在那里。祁连爵都调查清楚了。难怪他敢肆无忌惮地开展打击行动,而且又狠又绝情,根本不留一丝情面。

    “另外,我还要见一个人,”祁连爵故意停顿了一下,“催眠大师乔伊斯。我要在今天海城市太阳下山前见到他,如果落日时我还见不到乔伊斯,那么,希望皇太子可以承担得起一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