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中文网 www.80zw.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洪凝竹的无礼沈玉萱都能忍受,可是此刻这洪凝竹用剑指着她的鼻尖这样羞辱她,她实在忍不下去了,当下便冷冷地看了洪凝竹一眼,这一望就让洪凝竹的鼻尖泌出了一层细汗,意识到沈玉萱是用威压在压迫自己,神色一寒就挥出手中的剑向着沈玉萱的方向刺了过来。

    “铮!”沈玉萱没有出剑,身前只是凝出一层灵气防护罩,便将洪凝竹击退了出去,身形向后飞退出了一大截,挥剑在地面拉扯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剑痕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洪凝竹虽然稳住了身形,却大口大口地喘气,面色也是无比苍白,可是眉间却满是不甘,挥剑就欲再次向沈玉萱刺来。

    这一幕让原本稳坐在主坐上的大长老面色一变,立刻站起向着沈玉萱抱拳道:“沈道友,凝竹实在失礼,还望你顾念她年少无知,不要和她计较!”

    说这话的时候,大长老身前还飞出一片土色的风沙,那风沙凝出一道绳索将洪凝竹如同捆粽子一样捆到了他的身边。

    沈玉萱表面上没有吭声,心里却是腹诽不已。无知?这洪凝竹外貌上看起来都有二十多岁了,恐怕真实年龄至少在四十岁之上,如果这样都能被算作年少无知,那她沈玉萱岂不是要变成了懵懂的婴孩?

    “爷爷,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洪凝竹不断挣扎,大长老却将她越缚越紧,洪凝竹兴许是被束缚地太紧,痛得面色都有些白,却还在大声喊道:“爷爷,你放开我!这个女修来得怪异,说不定就是来灭杀我们洪家的,爷爷,我们不能重蹈当年……”

    洪凝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大长老给堵了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沈玉萱的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心中却泛起了惊涛骇浪,洪凝竹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她却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一点什么意思,洪家曾经遭受到外来修士的灭门?

    原本这样的事情,沈玉萱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可是却因洪这个姓氏和洪家村可能曾经遭遇过灭门的经历,让她对这个洪家村有一种异常的感觉。

    当初洛慎风和她说的上古洛家十水姓氏中,其中有一个姓氏就是姓洪,原本洪这个姓氏就和沈这个姓氏一样,都是十分常见的姓氏,着实让人不会注意。

    可是洪家村这种隐世不出的避世感觉,再加上从洪凝竹的这只言片语中,却让沈玉萱觉得这个洪家村中的修士还真有可能是上古洛家之一的洪家也不一定?

    不过沈玉萱对这洪凝竹却没有任何的好感,她此刻忧心沈文江等人的安危,只想进尽快地离开洪家村,至于洪家村是上古洛家的一支也罢不是也罢,上古洛家早就不复存在,她就算曾经是洛家的一份子也不会想着继承什么守墓人的身份,用这个可笑的身份复兴上古洛家!

    念想间,沈玉萱欲要开口和大长老完成交易,却听得门外又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声:“报——”

    伴随着一声长长又急切的“报”字,有一个浑身狼狈不堪的筑基期修士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待客室中,跪在了大长老的面前高声道:“大长老,那些蛮修又来袭村了!”

    大长老本来在座位上坐地稳如泰山,此刻一听到这筑基期修士的禀告,本来因洪凝竹气得有些黑的脸色霎时间变成了白色,顿时从凳子上蹦了起来,想要随那筑基期修士一起立刻离开,却才发觉沈玉萱也待在待客厅中呢。

    大长老立刻大步走到了沈玉萱面前急急地道:“沈道友,天羽门距离洪家村数万里有余,你从洪家村离开后一路向着东南方前行便是!”

    大长老虽然是对着沈玉萱说话的,目光却不自觉地落在她摆在桌上的那把土系飞剑上,本来这把土系飞剑就是沈玉萱用来给大长老报酬的,此刻她既然知晓了天羽门的方向,自然不会食言,便将那飞剑交到了大长老手上道:“多谢大长老相告,我这就离开洪家村!”

    大长老是双手颤抖地接过那柄土系飞剑的,在一边和沈玉萱一起离开待客厅的时候,就一边祭炼着飞剑。

    沈玉萱随着大长老一路离开待客厅后,在那大长老去迎敌的时候,被释放了的洪凝竹突然冲到了沈玉萱的面前过来道,用剑指着沈玉萱恶狠狠地道:“姓沈的,你最好对洪家村没有恶意,否则等我灭杀了那些蛮修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洪凝竹冷冰冰地警告完沈玉萱,便提剑而起向着远处乱哄哄的洪家村村口方向赶去。

    沈玉萱压根就没有将洪凝竹的威胁放在心上,洪凝竹不过一个筑基期十层的修士,她还不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时间和情况都不允许,她还真想给洪凝竹点教训!

    此刻得了天羽门的位置,知道距离天羽门居然有几万里之外,自己全速御剑飞行也需要一个多月可能赶到天羽门,沈玉萱心中欣喜的同时也觉得压力巨大,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去理洪凝竹,压下心中对洪凝竹的不喜,立刻御起蓝剑就欲飞空而起。

    居高临下御剑而行,沈玉萱还未飞出洪家村的低阶,便被眼前下方洪家村的一切震撼到了。

    那一片各自光芒混战的地方应当就是洪家村的村口所在吧,在洪家村高大的村门处,有一群身高有两米以上的修士!

    那一群修士各个人高马大,身体壮地和头大熊似的,应当就是大长老口中的蛮修了,那些蛮修竟然已经攻破了村门,冲到了洪家村中,一个个看到东西就抢,看到人就杀……

    原本沈玉萱对蛮修这个词语,只以为是修士比较野蛮罢了,此刻才知晓这些修士不仅十分高大而且野蛮血腥,用蛮修这个词语实在都不足以形容这一群修士!

    “啊!啊!啊——”虽然大长老及时出现了,阻止了那些蛮修的残暴行为,可是距离洪家村寸进口长一百米的一路已经染成了鲜血,不时发出了阵阵惨叫声,那其中竟然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妇女和小孩……

    这阵阵惨叫声和那刺目的鲜血让沈玉萱离开的步子便是一顿,她不是圣母,但是却无法看到这一幕惨状还无动于衷。

    哪怕洪家只是一个和她没有半点关系的村子她都无法做到冷眼旁观,更何况准确地来说,还是洪朗和他那胆小怕事的母亲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们她还不知道要昏迷沉睡多久才能醒来呢!

    那一群蛮修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不过金丹期一层,但是因为身体上占优势,对上金丹期五层的大长老居然完全不落下风,而那金丹期蛮修的手中握着一个巨大的铁锤品阶是下品灵器,本来是不低大长老手中的土系飞剑的,但那飞剑终究是刚祭炼成功,大长老用着不是很熟练,竟然渐渐让大长老在这金丹期蛮修手中有着落败的感觉。

    “孩子快跑!”

    “娘!我不跑,我们一起逃!”

    “呜呜——”

    这才多长的时间,整个洪家村就如同遭遇到了野兽的袭击一般,顿时哭泣声、哀嚎声、惨叫声四下响起,整个洪家村都成了血红的一片。

    “吼!”沈玉萱眸光突然一寒,手持蓝剑凌空向着洪家村的村口方向飞去,在飞出的时候她的身前便凝结出了一条水色巨龙,在一阵震天的龙啸声下,水色巨龙将原来将大长老死死压制住的金丹期蛮修缠住,让大长老微微有了喘息的机会。

    “啊!啊!啊——”大长老看到这水色巨龙,自然知是沈玉萱帮忙,还未等他向沈玉萱道一声谢,便看到她手中挥出一片水色剑光,一道道剑光向着那些筑基期和灵动期的蛮修挥了过去,当下便引起了哀嚎一片,当然不再是洪家村村民的哀嚎声,而是那些蛮修的哀嚎声!

    有了沈玉萱的加入,洪家村的袭击没有开始多久,那一群筑基期和灵动期蛮修就已经死的死、重伤的重伤难以再战,剩下的那一位金丹期蛮修在大长老的攻击下,也被砸落在坠入地面,久久都没有从那个被他砸出来的深坑中爬起来。

    往日蛮修进攻,洪家村都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来抵抗,而且经常的结果就是洪家村战败,然后向这群蛮修上缴一些食物和资源,那些蛮修才会离去。

    然而,此刻蛮修不过进攻了洪家村不足一刻的时间,就被打地落花流水,让洪家村的村民和那群蛮修都没有想象到。

    那个金丹期蛮修早就注意到了洪家村这方多了沈玉萱一个打手,从那坑中爬起来后,就用手中的巨锤指着沈玉萱吼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和我们冰原修士作对!”

    那金丹期蛮修看似说话没有用多大力气,但是这一句话说出来,那声音如同雷吼一般响在耳边,震地沈玉萱的耳朵都是一阵“嗡嗡嗡”的嗡鸣声。

    微微调用灵气,沈玉萱将这种耳朵被吼的嗡鸣声消除,没有理那金丹期蛮修的意思。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锦绣葵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绣葵灿并收藏第一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