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中文网 www.80zw.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姓学令一点头,自后方站了出来,环视一圈,肃声道:“今日申问,所有人不得笔录,不得见诸报端,若有违者,开职除籍。”

    众人都是抬手,肃然一礼,表示遵从。

    中年学令就是来此做个见证的,所以说完后,就将位置重又让给了裘学令,自己退了下去。

    裘学令走上前台,看着张御,嘴里便发出一阵了古怪的音节,在这环形大堂之下,显得很嘹亮,也很宏大。

    很难想象他这瘦弱的身体里内能蹦出这么响的声音来,倒是令在场不少人刮目相看,看来其人并不像自己所描述的那般老朽。

    柳光知道,在裘学令话出口的一瞬间,就已发出考校了。他看到有个站得近的师教互相交谈着,似在分析说得是裘学令说得到底哪种语言。

    他心中不由一紧,若是连这些学识渊博的师教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语言的话,那张御能回答得上来么?

    毕竟张御的年龄并不大,就算擅长某一部落的语言,却并不等于什么地方的语言都精通。

    张御听到这句话,立时判断出来这是安山北面的一个偏僻小部落的语言。

    他之所以知道,也是恰好与这个部落的土著接触过,但也仅限于能说两句罢了。

    他看得很明白,裘学令在这些语言上钻研了几十年,积累非常深厚,自己是不可能比得上的。就算现在回答上来,其人也大可以再换了一种语言,总有可以让他接不上的时候,所以他干脆不应。

    裘学令见他不说话,捋了捋胡须,又换了一个语言。

    这次在场有人立刻分辨出来这是安山中游一个土著部落的语言,和安人勉强算得上是近亲,现在仍有几支生存在山岭深处,靠狩猎和皮毛贸易为生,因为与都护府交流频繁,如今懂得这个部落语言的人着实不少。

    张御则是一脸平静站在那里,仍是没有开口。

    接下来,裘学令又换了数种语言,每一种都不重复,不仅如此,他吐字清晰,说话时又富有节奏,明显能让人听出不同语言之间的变换。

    在场之人不禁心生感慨,感觉他果然学识渊博,不愧土著语的大家,这在都护府中应该算是独一份了。

    因为无论说什么,张御始终保持着沉默,裘学令终于停了下来。他慢条斯理道:“张辅教,方才我问你这许多,你为什么不答?这这里面总该有一门语言你是懂得的吧?”

    张御淡声道:“裘学令虽然问了这许多话,但与我所要教授的语言又有什么关系呢?”

    “申问”是考校学宫师教或辅教原本所具备的学识,可你问的东西和我所掌握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东西,那我根本没必要来理你。

    或许其他年轻辅教或师教站在这里时,会被裘学令所营造出来气氛所压倒,可他根本没这个心理负担,且相当理直气壮。

    裘学令哦了一声,似是略带疑惑,随即露出一丝歉然之色,自嘲道:“这是老朽我考虑不周了,老了老了,张辅教,既然你懂得那坚爪部落的语言,那就回答我一个简单的问题吧,”他仿佛很随意的问道:“在此部落中,他们天地人之间是如何沟通的呢?”

    张御听到这句话,微微抬头,看了裘学令一眼,可对方神情看着很是自然,他思考了一下,而后对远处的助役示意自己需要纸笔。

    待助役送来后,他提笔写了几行字,而后让人送了上去,并对台上道:“我的回答都在这里了。”

    裘学令从助役手中拿过纸张,拿至面前看了看,当看到那上面一行文字的时候,他的眼瞳微不可察一缩,沉吟一下,动作利索的把纸条塞到袖子里,随后赞叹道:“张辅教果然学识不俗。”他看向那徐姓学令,道:“我看,今天的申问就到此为止吧。”

    那位徐姓学令有些奇怪,道:“可以了么?”

    裘学令很肯定道:“不必再问了,张辅教足可以胜任此职。”

    “这样……”徐姓学令沉吟一下,他只是学宫派来做见证的,不管具体过程,既然裘学令这么说,再有什么事自然有其负责,与自己无关。

    于是他走上前方,对着大堂下方道:“申问结束,张辅教,你通过了,可以回去了。”

    环形堂上的众人都是一阵莫名其妙,弄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都还没怎么开始吧?怎么已经结束了?

    很多人不禁心下失望,感觉这次申问着实有些虎头蛇尾。

    张御却似一点也不意外,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