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中文网 www.80zw.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御在送走桃定符后,就自平台之上走了下来,却见严鱼明手中拿着什么东西正试着逗弄妙丹君,奈何妙丹君却不怎么理睬他,蹲在那里,只是尾巴有时候会甩动一下。

    严鱼明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马上站起来,上来一礼,激动道:“老师。”

    张御点了下头,看他几眼,道:“你修炼出心光了?”

    严鱼明情绪高涨道:“是,就在老师出行后不久,弟子就寻到了心光之印了。”

    张御道:“最近可有什么疑难?”

    严鱼明想了想,迷茫道:“弟子有些不太清楚下来到底该走何路。”

    张御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摇头道:“各人有各人的路,你不必因为是我的弟子,就强行效仿于我,你自己该如何走便如何走。”

    严鱼明有些不好意思道:“就是怕别人说我不像是老师的学生。”

    张御毫不客气指出道:“你这是心障,你需问清楚自己,你是为我修道,还是为自己修道?”

    严鱼明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妙丹君。

    应该是为我自己吧?

    对。

    一定是这样的!

    他神色一阵坚定,道:“老师,我想我知道了。”

    张御点了他一句,也就不多言了,修道还是看个人,而且与以往真修还有可能走火入魔不同,玄修之道因为每条路都是前人试出来的较为成功的方法,所以除非修炼者纵身投入大混沌中,不然是怎么也是练不坏的。

    他道:“我正要去一趟玄府,你既来了,顺便把一些东西带上,和我一起去一回。”

    严鱼明哦了一声,老老实实把李青禾端出来的一只上好竹箱背上,随后冲着妙丹君挥了挥手,又和李青禾打了声招呼,就跟随着张御走了出去。

    都护府的南北镇元点尚未完全修复,不过之前安神的灵性被张御重新理顺了,如今瑞光城又恢复以往的宜人天气,走到路上,微风习习,草木葱绿,处处鸟语花香。

    严鱼明这时一脸向往道:“老师,弟子什么时候才能像老师一样飞遁往来?”

    张御道:“你资质也不算差,但你所修之路非是纯粹的身、意二印,若是你够努力,短则十年,长则二三十载,当就能飞遁天穹了。”

    严鱼明苦着脸道:“还要十年这么久啊……”至于后面二三十年的说法,他主动忽略了。

    张御道:“玄府之中还有许多修炼了几十年的前辈,因为所修正印路数不同而无法飞遁的,你就莫要贪求了。”

    其实现在没有了浊潮,对灵性力量的扰动较少,天资好一些修士,只要走对了路,又有飞遁章印的话,要是只求一个遁空飞驰,那几年时间也够了。

    但若非是此路之人,也只有观读到第二章后,再老老实实回头另寻正印修持了。

    两人在路上边走边谈,因并不急于赶路,张御也是有意多指点这个学生几句,所以走得不快,待到日头高升的时候,方才步入了玄府之中。

    张御将装有衣冠的竹箱凭空唤来身前,就让严鱼明自去,自己则往事务堂方向过来,待来至堂中,见除了项淳之外,还坐着一个面目俊朗,头发微白的道人。

    项淳站起相迎,道:“张师弟来了。”

    那个道人也是站了起来,对着张御一拱手,态度很是友善真诚,道:“张师弟,我名陈嵩。”

    张御神情动了动,他是从蔡蕹那里听说过陈嵩这个名字的,传言中这位好像是被英颛所杀,而现在这位却好端端的在这里,看起来这里面另有内情,不过这里面的纠葛他没兴趣去知道,所以也并没有去多问。

    他还了一礼之后,对着项淳道:“前次我受了师兄之托,去往那神眠之地寻找神尉军前任尉主的神袍,而今神袍已是寻到,还有一些……则是六十年前遗落在神眠之地的前人衣冠。”

    “什么?”

    项淳和陈嵩两人的神情都是激动起来。

    要知当年那一战,玄府上一代的前辈,包括玄首颜彰,可都是陷落神城里面了。

    若是找回,不但足以告慰先人,也有可能找回失去的一些传承。

    张御意念一转,那只竹箱就飘至摆案上。

    项淳看着这只竹箱,看了看张御,道:“张师弟,那些前辈的衣冠……都在这里了么?”

    张御道:“能寻到的,都在这里了,还有那些神尉军的神袍,也在此中了。”

    这其中有些人应该是失陷在阿奇扎玛之外的,这就很难寻了,当然也不排除是战斗惨烈,没有任何东西留存下来。

    项淳神情沉重点下头。

    陈嵩这时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