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中文网 www.80zw.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范大匠是一个典型的媚上之人,上面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并不过问原因。

    而且此人喜好享受,热衷于权力地位,可他的技艺却是十分出众,在这方面,天机院中对他的评价是非常高的,这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技艺才是自己权与利的来源,所以不吝在这上面下苦功。

    也是因为如此,当年那些造物人就有不少交给了他来打造,毕竟大匠人数稀少,要技艺过得去,同时还能对上恭顺的,也没有几个人。

    这位只是用了一夏时,就把自己记忆之内天机院打造的造物人全都给写了下来,然后恭恭敬敬呈交上来。

    张御拿来一看,都说字如其人,可在范大匠这里却是不同。

    其人字体大气端庄,板板正正,怎么看也是与其表露在外的行止不符。

    呈书的内容十分详实,具体到每年的日期,时辰,具体安排等等,都是毫无疏漏的写在了上面,倒是无愧于其人大匠的身份。

    这大多数造物人看去只是用来做替身的,可现在到底哪个是替身,哪个是正主,却未必能搞得明白了。

    张御待看了下来后,便问道:“范大匠,这一次你去往玉京,你是要去见什么人么?”

    范尚忙回道:“罪人有一位师兄,现如今就在天工部内一位上官身边任职,早在青阳征伐霜洲之际,罪人便料到霜洲必败,过后很可能会被牵连出来,故是拜托这位师兄替罪人谋一个职位。

    前番罪人师兄有书信至,说是已然打通了门路,又闻交通霜洲之事可能已是泄露,故是这次就想着去往玉京任职,也顺便,顺便脱身……”

    说到这里,他也是心痛不已,要他师兄谋职位也不是容易的,这些年来他谋取到的不少好处大半都投到这里面了,可他最后却没能去到那里任职,这些财货无疑是白白打水漂了。

    张御道:“你脱身之前,是谁给你通传消息的?”

    范尚回道:“是韩大匠,他早便在数月前就要我快点离去,说实在的,以往我虽与霜洲交通,可也是单独与那里之人往来,还真不知道韩大匠也是其中一个,”他痛心疾首道:“我本还以为他是一个老实人,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张御心思一转,他倒也没指望能从这里找出太多东西来。

    就如之前那位来接霜洲翁、龚二人的师匠汪中平,这个人虽然奉命而来,可是之前支使他的人却与他只是书信往来,而且在前往霜洲之前,已然全数卸脱了天机院的职位,便是抓着其人不放,至多让天机院受些责处,丝毫动摇不了其根本。

    就在此时,一名修士走了进来,拱手道:“玄正,有客来访。”随后他嘴唇动了动,传声说了几句。

    张御听了之后,便道:“范大匠,今次就到这处,有什么我会再来问你。”

    范大匠一下站了起来,道:“不敢,不敢,罪人随时敬候,玄正有什么要问,或是什么需要罪人做的,也请尽管吩咐。”说话之际,他就躬着身,就在一个护卫的押送之下退了出去。

    张御看着他离去,现在他这里扣留关押着四位大匠,这些大匠技艺非凡,只是关押或许有些浪费,或许能够有所利用。

    他虽然要对付的很可能是一些造物人,可他对造物本是身却并不排斥,能是好用他一样会用,他不喜的是那些不受控制的物事,这和邪修私下血祭获取血精是一个道理。

    他对那等候在那处的修士言道:“请那位来此。”

    修士一个躬身,就走出去了。

    稍事片刻,一名身着襕衫的中年男子走了起来,端手对着张御一礼,道:“张玄正,巨州一别,已有两载余,可还记得当日故人否?”

    张御起身还有一礼,道:“原来是狄郎君。”

    这位狄崇狄郎君,当初他到巨州巨宫石前游览的时候,曾在那里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其人自报家门,是望州盛郡人。

    别人不清楚,可他却知晓的,狄氏与天机院牵连颇深,望州一些民间的外甲就是由其所经营,而狄崇本人的妻室姓朱,与洲牧算是连襟。

    他请了其人坐下,狄崇与他寒暄了几句话后,便对着座上拱了拱手,道:“我这次是受人之托,专程来向张玄正赔罪的。”

    张御并不见丝毫意外,在其到来之时,心中已是有所预料了。

    狄崇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小舅子,虽非纨绔,可为人迂腐,又好打抱不平,这回也是受了人挑唆,才来玄正这里质问,回去之后,我夫人好生说了他一顿,只是他面皮薄,不好意思过来向玄正致歉,也就只要由来前来代劳了。”

    张御心中有数,朱错是多半是不愿前来认错的。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因为后者也就是说了一通自以为是的话,连威胁的层次都够不上,狄崇根本犯不着为此亲自跑一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