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中文网 > 第一女仙 > 435.第435章 再次虚张声势!

435.第435章 再次虚张声势!

八零中文网 www.80zw.cc,最快更新第一女仙最新章节!

    五天的时间,足够众人布置族地了。

    一从九重乾坤绝杀阵中出来,沈玉萱就召见了洪凝竹和泽泰昊。

    看到洪凝竹和泽泰昊两人眼中的激动和感激,沈玉萱心中暗暗点头,她不是圣母做好事不求回报,她会为家族做了这么多事情自然是希望这些族人都能记住她的好。

    洪凝竹和泽泰昊将各自住地建设的情况都禀告给了沈玉萱,沈玉萱挑出一些问题后,就将二人带到了九重乾坤绝杀阵中。

    虽然说九重乾坤绝杀阵本身就十分强大,可是什么事情都要防患于未然,族地中的重要成员必须知道怎样运行九重乾坤绝杀阵。

    看到九重乾坤绝杀阵的实力,洪凝竹和泽泰昊眼中都是震撼和惊艳,之前有沈玉萱带着进入族地,他们知道族地有护族大阵却是不知道这个护族大阵居然厉害到了这样的地步!

    第一批搬迁入族地的族人算是安顿了下来,有了之前四大超级修仙门派派元婴修士前来查探的情况,沈玉萱觉得迁徙的工作越快进行才行,而且提高九重乾坤绝杀阵的层次已经迫在眉睫了!

    事实证明沈玉萱之前的威胁还是有效果的,沈玉萱并未在族地外再见到查探情况的修士,第二批江家和汤家的族人很顺利地就带入到了族地中。

    飞舟太容易被发觉,沈玉萱只得辛苦小火凰,数千人整整搬了十一批才将这些族人全部搬迁入了族地中。

    防止再次有人前来查探,待到最后一批族人搬迁入族地后,沈玉萱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决定先在族地中待一段时间。

    在沈玉萱将仙境遗地作为族地,各处都在有序地开拓的时候,古辰大陆上有化神期以上修士的门派,再次都出动了人员来到了仙境遗地之外。

    知道躲不是问题,迟早要直面这些门派,是以在这些门派齐齐来到仙境遗地,号称要拜访沈玉萱的时候,沈玉萱再次虚张声势,以凰之虚影的状态出现在了其仙境遗地之外的高空之上。

    之前来过仙境遗地见识过沈玉萱的修士,很快就确定沈玉萱和之前见过的那个化神女修就是同一人!

    虽然沈玉萱想到这次各个门派会出动化神期修士,可是看到眼前这些熟悉的脸孔,沈玉萱也真是无奈懊恼不已。

    想想几年前,这些人物都还是她仰望的高度,可是现在她居然要虚张声势地来唬唬这些人物了么?

    这些化神期修士,天羽门前来的是木白逸、神机派来的是曲清波、苍剑宗来的是司徒浩南,玲珑岛的来的便是玉玲珑,甚至链接镜月教的都不嫌路远赶来了,来的正是花池镜和水弄月。

    除了五大超级修仙门派的化神修士外,竟然还有之前遗仙联盟会的青云子、紫霄老道等人,看到这些人,沈玉萱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这一次的大意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她以后做事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这一次不管多少辛苦都要引以为戒!

    沈玉萱出现后,木白逸、曲清波、司徒浩南的表现还好,因为之前沈玉萱施威的对象是玲珑岛的元婴女修是,是以玉玲珑的脸色冰冰冷冷的,一副要找沈玉萱算账的表情,一自沈玉萱出现,如刀子般的眼神便不断向她扫射过去。

    有之前威慑好多元婴修士的经验,沈玉萱知道怎么该表现出一个化神期修士再次被打扰的怒意,是以自从一出现浑身便散出滚滚的杀气冷冷道:“再次打扰我修炼,是我上次所说的话还不清楚么!”

    没有第一次的询问,这一次沈玉萱的语气嚣张而自傲,竟似一副不将这么些化神期修士放在眼中一般。

    神机派的修士向来最会看人说话,在感受到沈玉萱身上散发出的杀意的时候,曲清波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杀意,这个女修不过和他一样都是一个化神期修士罢了,居然敢对他露出杀意!

    只是这些心思在曲清波的心中很快一闪而过,开口时他的脸上已经带上温和的笑容:“仙子此言差矣,我等只是知道此地出世了一位仙子,却不知仙子可是我等故人,才有此番拜访的!”

    沈玉萱才不相信曲清波这些人是来寻什么故人的,不过她这样以化神期修士的身份突然出现,原本荒芜的地方突然多了个化神期修士,自然会引起这些门派的注意,恐怕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个人的小心思吧!

    “哼!现在知道我不是你的什么故人了,要走就走,别打扰我修炼!”

    沈玉萱这样不给人留情面的赶人行为让曲清波的脸色一绿,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绷不住了,冷着脸浑身杀气腾腾地就要向沈玉萱的方向扑去。

    木白逸一直旁观着,此刻见曲清波有了杀意眉头便是一皱,一扬手身前飞出一道绿芒将曲清波拦了下来。

    “木白逸,你这是做什么?”突然被拦下来,曲清波脸色一寒,瞪着木白逸冷喝道。

    “曲清波,此地是在我天羽门的管理范围内的……”木白逸温温的声音淡淡道,话没有说完,却是提醒曲清波这里是天羽门的地盘,就算有什么事情也轮不到神机派插手。

    “你……”曲清波想反驳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是无理,古辰大陆的划分就是这般,按约定这一片地方发生的事情他确实不应该插手,可是他被一个新晋到化神期没有多久的木白逸拦住,让他的心情实在愤恨地很,便一甩袖黑着脸站在一旁,准备旁观看戏,他倒是要看看木白逸怎么处理这个嚣张至极的女修!

    原本见曲清波要对自己出手,沈玉萱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她这番虚张声势虽然能震慑住众人,能和化神期修士交手几招最多绝对不是化神期修士的对手,正在想着到底要该怎么做却是没想到木白逸居然将自己给解救了下来……

    面对曲清波沈玉萱还能冷着一张脸虚张声势,但是面对自己的师傅木白逸,沈玉萱着实有些心虚,自己刻意将声音改变地尖了一些冷了一些,就是不知道木白逸有没有认出她来?

    不过沈玉萱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向木白逸道谢的,省得她会露出什么马脚来,是以只是冷哼一声便不说话。

    沈玉萱这么冷淡狂傲,让其余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都觉得这个无名女修也太嚣张了,有可能的话这些人都想给沈玉萱点颜色瞧瞧,只是这里是天羽门的地盘,而且还有木白逸这个化神期修士坐镇,不管他们有什么心思都不能先掂量下天羽门的重量,因为他们不管做什么都相当于是在插手天羽门的事务!

    见曲清波不再动手,木白逸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望着那个半空中如同一团火的化神期女修,心中一阵疑惑,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女修他的心中便是觉得十分熟悉?

    这女修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十分陌生,可是落在他心间让他的心中都是一颤,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这女修竟然这么和沈玉萱给她的感觉很像!

    想到沈玉萱出去了大半年都没有回来,心中不自主地就对她十分思念,再一深联想木白逸心中便是一震,沈玉萱那个丫头看起来表面上温顺又乖巧,事实上却古灵精怪主意多的很,沈玉萱还真有可能胆大地做出这种虚张声势的事情!

    这样说来,越是让木白逸觉得这个女修多半就是沈玉萱假扮的!

    这样想着,木白逸对沈玉萱的打量更仔细了一分,就发觉沈玉萱身上笼罩的一层火光分明就是一个火凰的虚影,这虚影和沈玉萱那个什么火竟是十分地相似!

    想到这里,木白逸已经对沈玉萱的身份肯定了八分,在无奈这丫头居然能做出这么胆大的事情的时候心里便有了决定。

    于是,木白逸目光一转将在场的化神期修士都淡淡地扫视了一遍,淡淡道:“各位道友,这里是天羽门的管理地盘,这里的一切就交给天羽门,不知各位道友以为如何?”

    木白逸虽然是询问,可是语气却十分坚定,是在间接地告诉曲清波等人这里的事情天羽门管定了,不管什么结果都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其余门派的你们就不要插手了,还是赶紧走人吧!

    木白逸向来温润,此刻他的声音虽然温润,脸上的笑容也很温润,可是做的事情却一点都不温润。

    这番话一说出,便见曲清波等化神期修士的面色都是一变,门中弟子来报,这里前段时间这里曾出现一道夺目的冲天光华,就算这里居住着一位化神期修士,不是这位化神期修士在这里发现了什么至宝,就是她本身炼制出了什么至宝!

    可是这里的环境,方圆千里都是一片荒芜,灵气稀薄地可怜,发现什么至宝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就是这女修自己炼制的什么至宝吧?

    看到沈玉萱一身的火光,对火掌控地如此精细到丝丝缕缕,向来炼器水平很高吧?

    所以自己炼制出什么至宝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且这里还布置着一个极为强大的法阵,能将元婴期修士瞬间灭杀,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新炼制出的什么至宝,至于这么布置出这么大的阵仗么?!

    五天的时间,足够众人布置族地了。

    一从九重乾坤绝杀阵中出来,沈玉萱就召见了洪凝竹和泽泰昊。

    看到洪凝竹和泽泰昊两人眼中的激动和感激,沈玉萱心中暗暗点头,她不是圣母做好事不求回报,她会为家族做了这么多事情自然是希望这些族人都能记住她的好。

    洪凝竹和泽泰昊将各自住地建设的情况都禀告给了沈玉萱,沈玉萱挑出一些问题后,就将二人带到了九重乾坤绝杀阵中。

    虽然说九重乾坤绝杀阵本身就十分强大,可是什么事情都要防患于未然,族地中的重要成员必须知道怎样运行九重乾坤绝杀阵。

    看到九重乾坤绝杀阵的实力,洪凝竹和泽泰昊眼中都是震撼和惊艳,之前有沈玉萱带着进入族地,他们知道族地有护族大阵却是不知道这个护族大阵居然厉害到了这样的地步!

    第一批搬迁入族地的族人算是安顿了下来,有了之前四大超级修仙门派派元婴修士前来查探的情况,沈玉萱觉得迁徙的工作越快进行才行,而且提高九重乾坤绝杀阵的层次已经迫在眉睫了!

    事实证明沈玉萱之前的威胁还是有效果的,沈玉萱并未在族地外再见到查探情况的修士,第二批江家和汤家的族人很顺利地就带入到了族地中。

    飞舟太容易被发觉,沈玉萱只得辛苦小火凰,数千人整整搬了十一批才将这些族人全部搬迁入了族地中。

    防止再次有人前来查探,待到最后一批族人搬迁入族地后,沈玉萱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决定先在族地中待一段时间。

    在沈玉萱将仙境遗地作为族地,各处都在有序地开拓的时候,古辰大陆上有化神期以上修士的门派,再次都出动了人员来到了仙境遗地之外。

    知道躲不是问题,迟早要直面这些门派,是以在这些门派齐齐来到仙境遗地,号称要拜访沈玉萱的时候,沈玉萱再次虚张声势,以凰之虚影的状态出现在了其仙境遗地之外的高空之上。

    之前来过仙境遗地见识过沈玉萱的修士,很快就确定沈玉萱和之前见过的那个化神女修就是同一人!

    虽然沈玉萱想到这次各个门派会出动化神期修士,可是看到眼前这些熟悉的脸孔,沈玉萱也真是无奈懊恼不已。

    想想几年前,这些人物都还是她仰望的高度,可是现在她居然要虚张声势地来唬唬这些人物了么?

    这些化神期修士,天羽门前来的是木白逸、神机派来的是曲清波、苍剑宗来的是司徒浩南,玲珑岛的来的便是玉玲珑,甚至链接镜月教的都不嫌路远赶来了,来的正是花池镜和水弄月。

    除了五大超级修仙门派的化神修士外,竟然还有之前遗仙联盟会的青云子、紫霄老道等人,看到这些人,沈玉萱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这一次的大意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她以后做事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这一次不管多少辛苦都要引以为戒!

    沈玉萱出现后,木白逸、曲清波、司徒浩南的表现还好,因为之前沈玉萱施威的对象是玲珑岛的元婴女修是,是以玉玲珑的脸色冰冰冷冷的,一副要找沈玉萱算账的表情,一自沈玉萱出现,如刀子般的眼神便不断向她扫射过去。

    有之前威慑好多元婴修士的经验,沈玉萱知道怎么该表现出一个化神期修士再次被打扰的怒意,是以自从一出现浑身便散出滚滚的杀气冷冷道:“再次打扰我修炼,是我上次所说的话还不清楚么!”

    没有第一次的询问,这一次沈玉萱的语气嚣张而自傲,竟似一副不将这么些化神期修士放在眼中一般。

    神机派的修士向来最会看人说话,在感受到沈玉萱身上散发出的杀意的时候,曲清波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杀意,这个女修不过和他一样都是一个化神期修士罢了,居然敢对他露出杀意!

    只是这些心思在曲清波的心中很快一闪而过,开口时他的脸上已经带上温和的笑容:“仙子此言差矣,我等只是知道此地出世了一位仙子,却不知仙子可是我等故人,才有此番拜访的!”

    沈玉萱才不相信曲清波这些人是来寻什么故人的,不过她这样以化神期修士的身份突然出现,原本荒芜的地方突然多了个化神期修士,自然会引起这些门派的注意,恐怕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个人的小心思吧!

    “哼!现在知道我不是你的什么故人了,要走就走,别打扰我修炼!”

    沈玉萱这样不给人留情面的赶人行为让曲清波的脸色一绿,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绷不住了,冷着脸浑身杀气腾腾地就要向沈玉萱的方向扑去。

    木白逸一直旁观着,此刻见曲清波有了杀意眉头便是一皱,一扬手身前飞出一道绿芒将曲清波拦了下来。

    “木白逸,你这是做什么?”突然被拦下来,曲清波脸色一寒,瞪着木白逸冷喝道。

    “曲清波,此地是在我天羽门的管理范围内的……”木白逸温温的声音淡淡道,话没有说完,却是提醒曲清波这里是天羽门的地盘,就算有什么事情也轮不到神机派插手。

    “你……”曲清波想反驳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是无理,古辰大陆的划分就是这般,按约定这一片地方发生的事情他确实不应该插手,可是他被一个新晋到化神期没有多久的木白逸拦住,让他的心情实在愤恨地很,便一甩袖黑着脸站在一旁,准备旁观看戏,他倒是要看看木白逸怎么处理这个嚣张至极的女修!

    原本见曲清波要对自己出手,沈玉萱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她这番虚张声势虽然能震慑住众人,能和化神期修士交手几招最多绝对不是化神期修士的对手,正在想着到底要该怎么做却是没想到木白逸居然将自己给解救了下来……

    面对曲清波沈玉萱还能冷着一张脸虚张声势,但是面对自己的师傅木白逸,沈玉萱着实有些心虚,自己刻意将声音改变地尖了一些冷了一些,就是不知道木白逸有没有认出她来?

    不过沈玉萱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向木白逸道谢的,省得她会露出什么马脚来,是以只是冷哼一声便不说话。

    沈玉萱这么冷淡狂傲,让其余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都觉得这个无名女修也太嚣张了,有可能的话这些人都想给沈玉萱点颜色瞧瞧,只是这里是天羽门的地盘,而且还有木白逸这个化神期修士坐镇,不管他们有什么心思都不能先掂量下天羽门的重量,因为他们不管做什么都相当于是在插手天羽门的事务!

    见曲清波不再动手,木白逸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望着那个半空中如同一团火的化神期女修,心中一阵疑惑,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女修他的心中便是觉得十分熟悉?

    这女修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十分陌生,可是落在他心间让他的心中都是一颤,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这女修竟然这么和沈玉萱给她的感觉很像!

    想到沈玉萱出去了大半年都没有回来,心中不自主地就对她十分思念,再一深联想木白逸心中便是一震,沈玉萱那个丫头看起来表面上温顺又乖巧,事实上却古灵精怪主意多的很,沈玉萱还真有可能胆大地做出这种虚张声势的事情!

    这样说来,越是让木白逸觉得这个女修多半就是沈玉萱假扮的!

    这样想着,木白逸对沈玉萱的打量更仔细了一分,就发觉沈玉萱身上笼罩的一层火光分明就是一个火凰的虚影,这虚影和沈玉萱那个什么火竟是十分地相似!

    想到这里,木白逸已经对沈玉萱的身份肯定了八分,在无奈这丫头居然能做出这么胆大的事情的时候心里便有了决定。

    于是,木白逸目光一转将在场的化神期修士都淡淡地扫视了一遍,淡淡道:“各位道友,这里是天羽门的管理地盘,这里的一切就交给天羽门,不知各位道友以为如何?”

    木白逸虽然是询问,可是语气却十分坚定,是在间接地告诉曲清波等人这里的事情天羽门管定了,不管什么结果都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其余门派的你们就不要插手了,还是赶紧走人吧!

    木白逸向来温润,此刻他的声音虽然温润,脸上的笑容也很温润,可是做的事情却一点都不温润。

    这番话一说出,便见曲清波等化神期修士的面色都是一变,门中弟子来报,这里前段时间这里曾出现一道夺目的冲天光华,就算这里居住着一位化神期修士,不是这位化神期修士在这里发现了什么至宝,就是她本身炼制出了什么至宝!

    可是这里的环境,方圆千里都是一片荒芜,灵气稀薄地可怜,发现什么至宝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就是这女修自己炼制的什么至宝吧?

    看到沈玉萱一身的火光,对火掌控地如此精细到丝丝缕缕,向来炼器水平很高吧?

    所以自己炼制出什么至宝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且这里还布置着一个极为强大的法阵,能将元婴期修士瞬间灭杀,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新炼制出的什么至宝,至于这么布置出这么大的阵仗么?!